白糖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糖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让农村洁净起来秸秆禁烧如何从被动变主动甜大节竹

发布时间:2020-10-19 02:22:05 阅读: 来源:白糖粉碎机厂家

让农村洁净起来秸秆禁烧如何从被动变主动

人大代表建言农村环境整治:

让农村“洁净”起来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但是目前,农村的能源、土壤、居住环境等问题不容乐观,这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上代表们关注的话题。

农村不能再烧劣质煤、再用低效炉具了

“为什么在北京,冬天我们感觉雾霾更严重一些,就是因为北方农村大量烧劣质煤采暖。”全国人大代表、农业部规划设计院能源环保研究所所长赵立欣在“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农村能源是赵立欣的老本行,工作原因让她对此有更多了解。“农村小锅炉排放量大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农民图省钱,买的大部分是劣质煤;另一个是炉具不合格。”

在赵立欣的调查中有一组数据:煤炭作为农村地区主要能源,占全国农村能源消费总量的52.05%,而散煤在农村生活使用量超过2亿吨,其中劣质散煤占80%以上。“这些散煤灰分和硫分含量高,也没有经过除尘、脱硫等等污染控制措施,有时低空排放,我们估算,1吨散煤直燃锅炉的污染物排放量是1吨工业燃煤锅炉污染物排放量的10倍左右。”她说。

再说炉具,赵立欣的调查数据是,目前全国民用采暖炉具保有量约6000万台,80%为低效率炉具,农民对节能环保型炉具认知度低,市场推广难度大,普及率不到20%。

“我们应该充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农村推广清洁能源。”赵立欣建议,“调整农村能源消费结构,在有条件地区淘汰燃煤小锅炉,推广集中供热,变分散供暖为集中供暖,鼓励使用清洁能源。对劣质煤加强管理,达不到相关标准的煤炭不允许销售和使用。要推广热效率大于70%的节能环保型采暖炉具。”

土壤污染成为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隐形杀手”

“据调查,全国土壤重金属点位超标率达到19.4%,其中中度和重度污染点位比例分别为1.8%和1.1%。”在谈到土壤污染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农委主任吴沛良很痛心,“工业‘三废’、城乡生活污水排放呈上升态势,生活垃圾等废弃物也日益增多,耕地成为许多污染物的最终受体,超过了土壤环境容量。看不见的重金属污染,正在扮演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隐形杀手’。”

他建议在耕地污染防治上,要加强工业污染点源监控、农业投入品应用指导、耕地污染监测调查,以及支持环境友好、污染耕地修复技术的研究和产品开发工作。

“要加快为土壤保护立法。”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环保局局长张全建议,“这部法律应该具有完整的体系性,应该规定社会各方的责任,分清楚权利和义务;要规定土壤修复治理的经济手段;应该明确违法的处置条件。”

土壤污染问题已经引起全国人大重视。据报道,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袁驷在3月1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全国人大环资委已经委托环保部起草土壤污染防治法建议稿,初步拟订今年年内进行初审,2017年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

治理环境离不开政府支持,也要让农民自觉参与进来

“过去的山联村污染严重,道路坑坑洼洼。40个自然村,每个自然村都有独特的历史和文化底蕴,但却淹没在糟糕的环境里,村民们怨声载道。”说到这里,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无锡市东港镇山联村党总支副书记朱虹又不无得意地说:“不过现在,我们村已经是第一批‘江苏最美乡村’和五星级乡村旅游示范村了。”

朱虹是一名大学生村官,如今,山联村已成为人均年收入超过2万元的“最美乡村”了。

山联村走在了前面,但在不少地方的农村,环境污染仍是令人头疼的大问题。“现在黄冈市农村环境污染问题仍然非常突出,农村垃圾和污水处理设施严重滞后,垃圾围城围村、污水横流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治理。”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温泉镇百丈河村党支部书记王金初说,“黄冈市目前没有一个乡镇有垃圾中转站和无害化集中处理设施,没有一个乡镇建成污水处理项目。”

王金初建议,对黄冈市大别山革命老区这样的贫困地区,中央和省级政府要大力支持,安排项目资金进行农村环境整治,具体实施上可实行“以奖代补”。

朱虹认为,农村环境的改善不能只是政府一厢情愿,必须引导农民自觉参与进来,双方要“融合”。2008年,山联村成立了富民合作社,合作社有四个公司: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农业观光与乡镇旅游公司、物业保洁公司、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四个公司作为富民合作社的一个整体精心打造这个村,而农民也都自觉参与其中,村里环境也因此日益“洁净”起来。 (本报记者 江娜 刘婉婷)

人大代表献策:

秸秆禁烧如何从被动变主动

“不烧秸秆的好处太多了,割下来卖掉,能赚一笔钱;雇农机让秸秆还田,能补充土壤营养;最直接的是,我们再也不会被空气中的烟呛到,村里连咳嗽的人都少了。”提起秸秆禁烧,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灵璧县高楼镇高庄村村民彭伟平感受很深,但即使如此,还会有人选择用一把火解决秸秆的问题。

绿色乡村:不能难在秸秆上

“我们村现在不烧秸秆了是因为管理严格。”彭伟平说,“每年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政府要派人层层监管,分片区网格化监督。对于焚烧秸秆,彭伟平认为还是观念问题,“那些人就是烧习惯了,懒得改变,看不到不改的危害,也看不到改变的好处。”

“要让农民有秸秆还田的动力。”来自湖北省仙桃市陈场镇的罗功英代表认为,秸秆粉碎还田补偿偏低,难以有效激发农民的热情。

全国人大代表、中联重科副总裁王金富也持相同意见,“现在各地不断出台怎么阻止焚烧秸秆的‘禁令’,却没有真正帮农民找到处理的‘通道’。”王金富认为要创新政策,变“禁”为“补”,把用于秸秆禁烧的基层治理经费转换为对农民不焚烧秸秆的补贴。

但秸秆还田也要因地制宜。全国人大代表、来自黑龙江省甘南县兴十四村的付华廷说,在东北特别冷的地方,秸秆不适合还田,因为温度太低,秸秆长时间无法腐熟。他建议在农村大力开展秸秆综合利用,可以用来发展畜牧业,也可以进行加工做燃烧能源块。

科技解扣:小秸秆的大用处

其实,秸秆转换新能源的探索也一直在进行,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休宁县霞溪新林草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光辉在调研中发现,已经有技术可以将秸秆在厌氧的状态下通过高温闪速热解液化,生成生物质油,用作燃料,“还可以做成燃料块和燃烧棒,燃烧后不会产生二氧化硫,对大气的污染特别少。”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三河汇福粮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石克荣特意带了一套餐具来开会。他说:“这些餐具的生产原理,是利用一种生物技术——生物酶降解技术,使用生物酶分解原料中的纤维,进而制成各种产品。原料既可以是麦子和玉米的秸秆,也可以是稻草、竹子等等。”

据他调研,“我们三河市23万亩的小麦、37万亩的玉米,一年可以产出27万吨玉米秸秆和麦秸。如果全部加工,可以生产4万吨的燃料酒精,至少1万吨的替代塑料餐具。这些餐具不仅抗摔耐用,价格也更加低廉,生产成本比塑料制品低一半。”

激发动力:政策能否帮一把

“但是这样的生产线,一条需要1000万元,希望政府可以给予适当的扶持。前期投入虽然大,但是上马以后的成本就很低,可以为秸秆回收难题开辟一条新路。”石克荣说。

“技术是有的,但要站在农民的角度思考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董事长陈义龙经营的公司,致力于用农林废弃物做能源加工。他认为目前的问题是,秸秆原料确实很多,但是加工工厂太少。他建议政府上门收,或者给企业补贴让企业上门收。“希望国家对秸秆处理加工企业进行补助,激发加工企业收秸秆的积极性。”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辽中县淮海农场场长于会怀做过统计,每年仅沈阳就产生农作物秸秆约1000万吨。“目前秸秆还田之所以没有大面积推广,是因为对农户的吸引力太小。”他建议政府部门在加大农作物机械化秸秆还田作业补贴的基础上,可考虑将补贴额的1/3补给秸秆还田的农户,用于秸秆粉碎还田后的田间管理;2/3补贴给秸秆还田机械化作业的农机户,支付机械化秸秆粉碎的直接费用。 (本报记者 刘婉婷 郭少雅 任璐)

治癫痫医院

治疗阳痿早泄医院排名

陕西生殖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