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糖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无线搜索改革派

发布时间:2020-02-11 04:37:25 阅读: 来源:白糖粉碎机厂家

一副很酷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发型打理得如日本动漫“网球小子”。但是汪溪并不好接近。他双肘向后撑着,靠在黑色沙发上。这姿式让他看上去有些许防御性,也隐含霸气,摸不透。

汪溪,成都人,来深圳创业12年了,2005年他将自己在深圳创立的第一家公司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日本最大SP商Index。第一次创业给汪溪的最大财富是自信:没有什么不可能,只要你敢去做。之后很快,他就瞄准才露苗头的无线搜索市场,创立宜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搜)。

几年时间,无线这个领域玩家如潮,包含了易查、CGOGO、儒豹、UUCNN等创业公司及百度、谷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在这个新兴市场生存下来并非易事,几轮洗牌后,同期创业公司纷纷倒下,宜搜却抢得优势地位,成了行业领跑一族。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年,宜搜增长率为2402%;第三方易观国际《中国移动搜索市场年度综合报告2009年》显示:2009年,宜搜营业额达1.3亿元,独占无线搜索市场40%以上份额。目前,宜搜是国内无线领域唯一可与百度、谷歌等搜索巨头PK的公司。

“无线互联网是颠覆性的。我们不会跟传统互联网势力妥协,我们生来就是改革派,是革他们命的。”说起与巨头对垒,汪溪颇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气势。在他看来,PC属于农耕时代,只有手机这种移动终端才适应现代社会碎片式生活。

在宜搜总部,办公区四处挂着恶搞过度文革时期的招贴画、语录:“全心全意为手机用户服务!”、“到农村广阔天地去,移动互联网在那里大有可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宜搜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些革命色彩浓烈的字画让充斥电脑与机器的现代建筑空间,弥漫着几分当代波普艺术气息。

汪溪对毛泽东疯狂崇拜。你难以想象一个以技术为核心平台的年轻CEO,会将毛泽东诗词倒背如流,会通宵达旦钻研中国革命史,毛泽东语录全被他活学活用搬到日常公司管理和公司规则中。

激进理念从上到下溶解在宜搜。汪溪讲话充满煽动性,宜搜在无线取得优势,同样被他归结为“信念之争的胜出”。“这是基于人性本身的!是我们革命性地满足了移动互联网用户内在诉求!令他们获取信息方式更自由,生活方式更自由!”

在大佬云集的无线搜索市场分一杯羹当然不能只靠理想主义。为什么同期创业公司多成“行业先烈”,宜搜却一直保持领先地位?百度、腾讯、搜狐等携强大品牌及用户群进场,为何目前在此并未取得压倒性优势?如专家预测2012年行业爆发之日,这些公司在无线发力,宜搜会否被覆盖?

水瓶座的汪溪马上回归了务实状态。

“练内功”

宜搜营销部高级总监唐明说起汪溪是十分佩服。“他对无线很有感觉,也很有创业经验。从他进入这行业算,我们做手机这个大产业快12年了,百度在此不过做了四年多,这就是宜搜的优势,我们比它积累更多,比它更专注。”

李彦宏曾把百度的成功归于其对中文领域搜索引擎的专注。宜搜在无线互联网领域则正在沿用百度成功之道。“我们的一切都是围绕无线做的,并让做的结果更适合手机终端。”宜搜副总裁吕晋当年是网易的工程师,曾和丁磊一起在PC互联网创业,2004年转到无线,至今已六年。

“移动搜索和PC搜索是两个不同互联网环境,不同硬件,不同页面,不同用户群,不同技术方法。看起来同是搜索,落实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生态体系和用户习惯。”汪溪说。移动搜索引擎不是简单复制互联网,它基于手机移动中碎片式系统,“百度,谷歌在互联网成功恰会成为其在无线领域的桎梏。”

技术出身的吕晋强调技术积累是核心。“无线是新兴领域,大家在一个起跑线上摸索,就看谁积累更多,做得更细。”吕晋说,像CGOGO,2004年成立,是无线搜索领域第一家公司,坚持到去年倒下了。“业内都知它技术积累不够就去发力做市场。你只能够采集、计算一亿网页内容,实际上有几十亿内容呢,那用户体验肯定不行,终会被弃用。”而对依然在市场拼争的易查,他认为“它在产品上技术积累也不够。而且一会转战日本市场,一会又转战俄罗斯市场、印度市场,太不专注”。

宜搜产品研发部门有100多人,占员工总数40%,每年最大成本投入就在技术研发方面。2008年,经各方面摸索,宜搜产品从本地搜索为主切换为以小说、MP3等娱乐、工具、实用信息服务为主,并自主研发了12项产品技术,目前已有6个获国家版权局软件著作权。

汪溪将这称为“练内功”。

熟识汪溪的人会告诉你,作为创业者他第一个优点是:节奏感好。“我不管你谁进来,谁有多少钱,谁有多少人,我就按着我的节奏来做。”从科技进步中发现可能出现的市场机遇,加以专注,掌握好不同发展阶段节奏,可说是他创业制胜法宝。

“创业者对自己随时都要有清醒乃至残酷的分析和掌控。我是穷人家孩子,没钱没关系没海归背景,怎么在万千人中冲杀出来?那我每一步都不能犯错,万一错一步我就可能会死,就全部归零。”他用调侃的语气说着大实话。

2008年11月,在无线市场预热趋势中,宜搜完成了1200万美元的融资,占其股份25%,其中由智基创投和法国安盛领衔,各投500万。智基创投合伙人吕强对媒体说,“只要他们现金不够了,我们就给,很简单。”这种信任也很简单,他们曾投资过汪溪第一家公司,8000万美金的并购案中,获利颇丰。

“我们小公司起家,从来不会觉得有可以烧钱的时候,我每一分钱都要用在刀刃上。”汪溪说。而对《中国企业家》记者提到李开复、王利芬创业单干,他说,“大公司出来的人节奏感都不好。他们善于搞一些大架构,你看吧,那钱不够烧的。我不看好。”他停了一下,接着说:“企业家里我佩服马云,还有像马化腾这种从小插件做起的人,我看好。”

2009年,宜搜三个主要产品线,移动顶告销售额2400多万元,数码商店(用户群)销售额3800多万元,同行业内wap网站的精准投放达到5000万元。最有升值潜力还是“移动顶告”。“别看我们现在每月销售额几百万,在2006年时,每月销售额只有2000块钱。”直到2008年底,3G牌照发放后,运营商铺天盖地广告铺下来,国家宏观导向下,宜搜明显受益。“现在这些中小企业的老板60%都知道手机上网了。”他们客户达8000多家。

“关键词”销售是搜索引擎网站的关键。宜搜关键词分五类,采用年费制销售。这个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也是几经摸索。同业中,百度在无线曾一度沿用其在互联网竞价销售模式,很不理想。而谷歌为打市场出奇招,采用次数拨打方式与客户结算,“谷歌试了3个月,在广东投了1000万广告,泡都不冒一个,就匆匆收场了。”唐明告诉记者,现在销售模式上,百度和谷歌都在复制宜搜模式。

对于最终会否采用竞价模式,他说,还要待时机成熟。不过他也认为,在IT行业,人往往需要点想象力。“比如,传统互联网上,百度‘机票’这个词从当年8000元到今年的240万竞价销售,这速度谁想得到?”但在现时段,“我们还是要按汪总和团队制定的公司整体节奏走。”他说,眼下他们正向黄河以北的省市撒网、开拓。

与大佬过招之前

摩根士丹利经济师史蒂芬·罗奇认为,无线互联网产业是亚洲唯一一次超越美国的技术信息革命。汪溪对此很有信心,“10年后,手机一定取代PC。”

思维可自由飞翔到N年后,但账单是要现在买。进入一个爆炸性行业,还需踩好步点,才能起舞。无线各路高手进场几年了,但谁能保证自己一定舞到行业爆发之时?

像谷歌,它也曾在无线紧密布局,2009年还在北京、上海、深圳投了5000多万元做地宣,而今它已基本出局。谷歌退出对宜搜意味什么?“它在无线这个市场也没空出多少份额吧,10%有吗?”汪溪表示不同意见,“所以我说,谷歌你不要走,再投一个亿进去把这个市场烘热,把用户吸引过来多好,否则大家都不动,这个行业怎么将用户和市场吸引来呢?”

不算谷歌。现在无线第一阵营的:宜搜、百度、腾讯也终有一战。2006年初,腾讯开始做无线,至今已三年多。但因无线不是其主业,且利润与其PC部分无法相比,故并未有大动作,眼下对宜搜不成威胁。“但腾讯QQ在手机上装机量是非常高。从我个人角度看,腾讯未来若在手机搜索领域发力,会比百度有更大爆炸力。”汪溪略有担心。

百度被宜搜视作节奏偏慢,代理商时多时少。宜搜现有30家稳定的省市级代理商。从技术角度,吕晋很务实地认为,“无线方面的很多东西谁都要去一点点累积。不是说谁短时间内就可以跨越的。宜搜只要坚持在这个方向深入去做积累,就会逐步形成一种门槛,产品门槛、技术性门槛、用户门槛,而这个不断加高的门槛绝不是说谁进来一砸就能砸出来的。”

这个话题到汪溪那就变得比较激昂。“人家投上5000万美金,1000个人就能把你砸死,这种话我听N个人说过,真的吗?!不太可能吧。谁呀?”他还强调说,“我们已经跟别人竞争两三年了,腾讯无线是300多人,百度也有100人,我们不也没咋的吗?大家要拼的是内功。”汪溪认为,在无线发力,这些公司要重新架构团队,重新积累技术,重新去了解市场,重新进行客户定位,甚至要找另外一批代理商,“所以在无线这方面,百度一直没敢大动,而且它发力之后内部会产生很多矛盾。”

更关键的,汪溪认为竞争对手关注重点不在无线领域,如要发力,可能也更在于谷歌空出的PC互联网领域20亿元人民币市场。5月4日,张朝阳在凤凰台“壹周立波秀”做客时说,“我们搜狗在搜索引擎方面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谷歌退出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百度、腾讯当然也都虎视眈眈,它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把传统互联网谷歌留下来的空填上去。

对于无线互联网,汪溪坚定地认为,市场当务之急不在于竞争,而在于先把产业烘热,将产业链做完善,“我很喜欢和百度、腾讯、搜狐这样大公司过招,但优胜劣汰要建立在产业链起来的基础上,大家不能画饼充饥,没意义,眼下时机先谈合作,再谈竞争。否则蛋糕就那么大,你100%吃了又怎样?还是小不点儿。”他说。

注册公司资金增资

深圳筹划税务案例分析

特殊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