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糖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白糖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河口保卫战发生的背景是什么老河口保卫战简介

发布时间:2020-12-25 04:07:49 阅读: 来源:白糖粉碎机厂家

老河口保卫战发生的背景是什么 老河口保卫战简介

1945年1月29日,驻南京的日本派遣军总部下达了老河口作战命令。3月开始,调动第三十九师团、一一0师团、一一五师团、战车第三师团、骑兵第四旅团等3万多兵力和100多辆坦克,选择第一战区与第五战区结合部的薄弱环节,采取南北策应、中间偷袭的战术,发动老河口战役。

战争过程

3月20日,盘踞在荆门一带的日军第三十九师团提前行动,向襄樊进攻。3月22日拂晓,日军第一一O师团,战车第三师团吉武支队,从河南叶县、鲁山一带向南阳进攻。同时,调派一一五师团(师团长杉浦英吉)、骑兵第四旅(旅团长藤田茂)为攻击老河口的主力部队。3月22日,此两部队从舞阳驻马店一线向老河口窜犯,于3月26日夜到达境内竹林桥镇。

此时,第五战区统率的三个集团军,有七个军、十四个师,总兵力在10万以上,均部署在南阳、邓县、新野、襄樊至枣随一带,老河口城区只有四十五军的一二五师作卫戍部队。日本的作战准备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侦知,刘峙连忙把司令长官部撤至均县草店。3月27日,襄阳失守,新野、襄阳守军退到汉西。3月29日,南阳、邓县沦陷,守军退到淅川以丹江以西。四十五军为防守老河口的主力。当时一二七师还在随县大洪山,离老河口4百多华里。刘峙调一二七师加强老河口兵力。但这种"调远水救近火之策",路人皆说是"借异族灭异族"之谋。而驻老河口的一二五师当时有一个团回四川接新兵未回,在老河口仅有三七三和三七五两团兵力。长官部另配给一个战车防御炮团。一二五师兵力部署是:师长汪匣锋(四川简阳人)率三七五团防御老河口城区,副师长兼三七三团陈玲(又名陈仕俊、四川仁寿人),率部布防在光化县城至马头山等前哨阵地。

3月27日晨2时,敌骑兵第四旅团长藤田茂在竹林桥下达进攻命令:西泽末俊大佐率骑兵二十联队(联队系混合兵种,相当团)主攻光化县城及老河口北关;山下彦平大佐率骑兵二十六联队进攻马头山及飞机场;然后合力进攻老河口城。

3月27日晨4时,日军两个联队在光化县城至马头山一线与三七三团发生激战。上午,日军骑炮四联队赶到,以炮火掩护进攻。三七三团因兵力分散,光化县城逐被攻陷,守军退入老河口城内。日军二十五联队遂即攻城。因北关有一华里多长街道,日军从两边民房中穿墙打洞,迅即接近北门(花城门),把山炮置于离城门仅50米处,攻破了城门。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一个中队冲入城内,守军早已考虑到北关地形复杂,敌入容易接近,构筑了大量工事掩体,加强防守。敌人一冲进来,守军便大力拼杀,激战一天,敌人三次冲锋被打垮。藤田茂悲伤地承认:"二十五联队蒙受了极大损失"。

日军二十六联队也在炮火掩护下,几次攻击马头山,均被守军击退。下午,日军重整队伍,在炮火掩护下,采取横向交叉,逐级争夺战术。经过激烈战斗,下午三时,山头阵地被日军攻占,晚上六点半,机场被占领。

3月28日,日军增援了独立步兵第三O大队,其总兵力已达三个联队、一个独立步兵大队,约相当于一二五师兵力两倍。在大东门至龙虎沟一线激战,终日,三七三团寡不敌众,全部退守城内。

3月29日,日军继续攻城。上午九时,又集中炮火向花城门猛轰击,城墙被毁两处,日军一拥攻进40多人,三七五团团长黄宗凯立率预备队截击敌人后路,使进城的敌人成了瓮中之鳖。炮兵十六团设在汉西唐家()的大炮也开始支援。经过一阵拼杀,把冲入之敌全部消灭。

是日晨,日寇还派出一支由30人组成的"挺进队",乔装成中国军队,企图迂回奔袭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挺进队由樱井元彦大尉带领,改名李光良,假充国民党军某师参谋,带领全队沿汉水西上。行至苏家河北蜂子沟,被县义勇大队识破,击毙其9人,俘获战马29匹和作战地图,樱井面部受伤,狼狈逃回。

日军经过两日苦战毫无进展。3月29日晚,从南阳调来第三战车队坦克20辆,参战。

3月30日,日军未进攻。守军也趁战斗间隙,抢收修工事,街道上分段筑路障,堵塞城墙缺口。

3月31日,是日军攻击最猛烈的一天,早上6时15分便发动了全面攻击。先用炮火猛烈轰花城门一带,继以战车分路掩护步兵蜂拥而上,一部攻进城内,占领了几条街道。守军英勇反击展开巷战,首先击毁敌车2辆,堵塞了战车前进通道,又大力封锁了突破口,使敌进退两难,形成"关门打狗"之势。陈玲副师长调动了所有机动兵力,在房顶、门窗、地面工事、构成立体火力网,打得敌人尸横街巷退入几座砖墙院内顽抗,我军迫击炮、燃烧弹一阵猛炸,营长林钟喜带领士兵,从房顶投下黄磷炸弹,使正在凿墙的敌军被烧得狂呼乱叫。敌入拼命外冲,又被机枪射击,大批被歼。我军一个正在煮饭的炊食兵,见到逃跑的敌人,也抡起菜刀,砍死二人。据日军自认:二十五联队第二中队长夏目大尉被炸死,骑炮中队长锻冶大尉被枪弹穿胸,中岛曹长的机枪小队全部战死。联队长古泽大佐吓得烧掉密码本,准备"为天皇效命",最后爬墙侥幸逃脱。日寇二十六联队也以战车开道,冲进了东门,守军三七五团以猛烈炮火连续击毁敌战车3辆,余车调头逃走,敌步兵失去掩护,亦仓惶败退,第四中队长被击毙。是日从清晨战至黄昏,将冲进城的日军消灭了7百多个,击毁其坦克5辆,守军也付出了重大牺牲。

一二五师坚决抗战,人民群众大力支持,当时汉水已被炮火封锁,但夜幕降临时,汉水西群众冒着生命危险,过河为支部送给养,运弹药,抬伤兵,彻夜不停。

4月1日晨,敌集中炮火,击毁北门城墙,成队冲入,守军以机枪、手榴弹、刺刀拼搏半小时,将其歼灭。10时左右,守军发现伤员负伤多在头部,经望远镜观察,发现敌在高树上设射击点,经调集优秀射手,集中打击敌狙击手,减少伤亡。

经过6天激战,日军死伤惨重,有的中队全被消灭。骑兵第四旅丧失了战斗力;二十五联队的尸体、伤员也无力搬运。4月1日,由一一五师团接替,第四旅撤到李官桥。

4月2日,日军又将花城门附近城墙打开一大缺口,冲进来100多来,守军以轻机枪、手榴弹封锁缺口,并以预备队与攻入之敌又一次展开激烈巷战。终将敌军全部消灭。

是日午后,一二二师派黄伯亮率三六四团的两个营前来增援,17时左右,加入城东北守备。

4月3日至6日,敌未强攻,只以大炮轰击,战车掩护部队在城周围麦地打转。

6日下午,日军又从南阳调来机动炮兵第三联队和野战重炮第六联队,拥有10榴(即10厘米半口径榴弹炮)12榴15榴多种口径的大炮,射程不仅可以达到守军阵地和封锁汉水,而且守军汉西的炮位也在射程之内。

同时,国民党一二七师三八0团前来增援。一二七师在大洪山接到命令后,即由王澄熙师长(代军长)率领全师向老河口进发。时襄樊已被日寇占据,乃绕道双沟,新野,由襄阳石桥进入张集。4月2日,与城内守军一二五师取得联系,双方商定一二七师攻击马头山和光化县城一带,以解老河口之围。但因敌人已在各山头修了坚固工事,一二七师进攻纪头山无重武器支援,不克。又无后勤供给,逐又绕道敌后,从温岗孟楼间穿越公路,5日越过汉水到达三宫殿。几经长途跋涉,官兵已疲惫不堪,但城内一二五师急需援军,即由副师长何翔迥率领三八0团渡汉水增援,逐次加入城东北一线作战。

7时敌一一五师又大举进攻。它拥有5个独立步兵大队,两个炮兵联队和一个战车队的兵力。拂晓,几十门大炮一齐发射,东门至北门一带炮弹密如雨点,几路坦克掩护步兵冲锋,并用重炮压住了守军的炮火,战车上以配了工兵,把城墙炸开几处大豁口,冲进一个中队,三八0团便集中手榴弹、机枪射击,敌中队长小岛的眼睛被炸瞎。敌人左一级用去梯爬上城墙,亦遭到三六四团迎头痛击,死伤惨重,均败下阵去。当天黄昏日军又组织进攻,双方炮战异常激烈,H光弹照得如同白昼,几十里远就能看到老河口一片火海。一直激战到夜22点,日军付出了重大代价,仍以失败告终。

4月8日拂晓,敌人大炮轰击约一小时,城墙被炸开几丈缺口,数路战车步兵攻击。激战一上午,我方仍坚守阵地。敌师团长极浦英吉亲自督阵,指挥步、炮、坦克协同进攻;旅团长三宫满治也赶到步兵位置督战,群炮集中城北角轰击,情况十分紧急。守军各机动部队全部参加,师、团特务排也参加了战斗。战至中午城墙数处被轰开缺口,敌人一辆坦克爬上了城墙,虽被我击毁,但成了敌人的射击掩体,居高临下,控制了一线火力。守军几次冲锋,皆未夺回。激战至13时,敌入开始大冲锋,城东北全钱展开激战,因守军无后援部队,敌人大批涌入,经过双方拼搏,都付出了重大伤亡。我战炮营营长牺牲,三七三团第二营代营长杜德友、三七五团第一营营长张子仪、第三营营长范中先后负伤;三六四团和三八0团,有连长5人,排长13人阵亡。在此紧急情况下,仍无援军到来,何翔迥、陈玲两副师长与汪匣锋师长在电话上商议,请示二十二集团军总部批准撤退。逐且战且退,直到17时,老河口全部失守。但未及退出的战士,仍在与日寇拼搏,直到深夜,抵抗的枪声始息。

此次战役,以劣势兵力和劣势武器,抗击日寇达13昼夜,共打死打伤日军1668人(其中将校级军官死8人、伤15人)击毁坦克8辆,缴获武器700余件。守军伤亡1600余人。双方都有飞机参战。4月8日老河口沦陷。

据《中华民国史事日志》,1945年4月8日,“鄂北日军陷老河口”,4月13日“鄂北我军克老河口”。第二,据日本防卫厅战史室《大本营陆军部,下册》第554页:“第110、115、坦克三师团、骑兵第4旅团等于3月22日发起攻击。……于4月8日占领。……但在占领老河口后,又返回驻地。”虽然中日双方用词不同,但双方记载均表明,在日军攻占老河口后不久,日军就离开老河口。

战争结果

日军侵战老河口后,对未及逃走的市民实行血腥屠杀,计杀死男3869人,女440人;伤男1485人,女265人,共计伤亡6059人。劫走幼童226人。4月8时下午,日军搜索,逢人便杀,万奶奶家藏34人,全被杀害。4月13日,日军在明家山韩坡一带以诱骗手段,将骗回之陈家槐、王三秀、李大云、五小等329人全部用刺刀杀死。对未及逃脱之妇女,不论老幼,肆意轮奸,被羞愤而死者知名知姓者就有27人。对各商号及乡镇居民之粮、油盐、布、棉、铁器等物资被掠运走。4月8日至19日,老河口城内外火光触天,彻夜达旦,许多具有明清特色的建筑物被毁无遗。8月光复时,全城蒿草过人,荒凉凄惨。

四川省溶酶体酶缺陷医院

西宁市硬化性胆管炎医院

成都市发音障碍医院